天璇璇璇璇

所长厨
[喜欢玛丽所长的浮莲子都是天使!]

【金剑】losers

•起名废……
•差不多是HF线原作剧情扩写,完全走原作剧情,原作结局。[所以两人根本没见过面,并且也毫无发展关系的机会。]
•ooc预警。原作游戏HF线只是大概跳着看了一些,剧情发展有不合理之处纯属瞎掰。
•毫无恋爱要素,大概是金>>>>>剑。
•每小节前半部分为闪闪视角,后半部分是saber视角。
•流水账。文笔什么的完全不存在。

——分——割——线——
1
从王降临此世的时令开始计算,已然过去了十个年头。
冬木市的空气已然冷下来了,十载以来无异的冬季悄然来临。偌大的郊区始终空空荡荡,饱经风霜的地界似乎仍未从十年前那场点燃了城市一角,也燃尽了某些人的希望的大火中完全地涅槃重生。但人们依旧在近乎永恒的死寂中忙忙碌碌,从未思考过这平庸的生活意义何在。
真是无趣。王如此评价。
十年来这个城市毫无长进,如蝼蚁般苟且的杂种们仍在毫无意识地挣扎生存。俯瞰众生是王的特权,但也正因此,早已适应了现代生活的古老的魂灵仍与匍匐于尘埃之中的庸人格格不入。
但庸人也总算有些用处。绮礼这样反驳,他对不显冒犯而诡异地透着有趣的辩论总是乐此不疲。主拯救人类,而人类以其所期望的方式活着。因为存活总要伴着各式各样的情绪,所以令人愉悦。
但显然最古的王者对人类繁杂的情感永远嗤之以鼻。那种无足轻重的东西不是拥有娱乐价值的存在。
因此现世中既定的事物,毫无价值。

熟悉的地点。甚至此刻立足之处繁杂的纹样,绝大部分都曾经自己的双手画出。
无须深思,将自己唤入此世之人正处于危险的境地。
拔剑,却敌,那是过去身为骑士的少女已深入骨髓的记忆,是无论如何也难以抹除的习惯。不论是出于骑士应有的素养,还是禁锢自身千年的悲愿,哪怕心中仍有迷惘,那剑锋也永远能不带一丝软弱地挥下。
这一次,她必要触碰那曾经失之交臂的奇迹,将被鲜血浸透的故土,从覆灭的命运中解脱出来。
2
是花。绮礼注意到了教会内枯败的花圃一隅一抹小小的亮色。
气流愈发凌乱,天空中堆积的阴云也低低下垂。应该是要下雪了。
冬木市内还是很少见到稍为壮观的雪景的。这里的纬度并不高,四周也没有阻隔暖流的山脉。
可根据天气状况推测,今年的雪,大概能够大到将接下来即将面临的血腥洗涤殆尽的程度。
前几日才接到教会的通知,而事实上曾经参战的神父早已准备充分。夺取令咒,统御从者,一切顺利到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刚刚接到情报,大概再等一会儿,就可以见到saber的master和迟迟不来的远坂家大小姐了。
据Lancer称,saber的master不过是会些小技俩的普通人。最强的servant与最弱的master,这样的消息还真是使人倍感愉悦啊。
那么,应当提前做些准备了。
黑衣神父远去的背影之后,孤高的王者微微颔首,注视着那即将接受严寒摧残的蓓蕾。
生物学意义上的花朵,却并非与其名字相称的存在。
曾经触碰过吗,真正美丽的事物……
理所应当地,目光内毫无情感。

士郎和凛已经消失在视线之中。
教会为自己带来的是不足以定义为美好的记忆,而那伟丽的建筑出人意料地散发着的违和感同样断绝了她接近的想法。
那是令人极度不适的气息,传递着不知是招引还是驱逐的意图。不过无论哪一种,素来以严谨闻名的骑士王都不可能选择欣然赴约或是草率离去。
master仍在里面,那么守卫便是servant应尽的义务。少女警惕地打量着教会的一切,同时注意着篱墙外的风吹草动。
然后她看到了,那与枯枝败叶对比鲜明的一汪浅色。
小小的花蕊向上舒展,苍白到几乎透明的花瓣看起来摇摇欲坠。
是美丽的事物,强大不足而柔弱有余。
是值得怜惜的存在吗……?
空气中魔力的波动忽地惹人注目,仅一瞬便进入战斗状态的少女踏动戒备的步伐,清澈的碧眸内尽是坚定不移的志气。
看来今夜,注定难以安宁。
哪怕再毫无准备,战争也依然不近人情地拉开了序幕。
3
下雪了。
绮礼在高大的建筑前,象征性地扫除阻挡道路的洁白。
那朵花已然凋零,不够强壮的筋骨终究难敌足以冻结内心的寒冷。
没有葬礼,伟大的吉尔伽美什王不屑为那卑微的存在屈尊动手,绮礼自然也没有那样的闲情逸致。
哪怕是才消失不久的Lancer,想必也不曾有过那种爱花恋蝶的心思。
仍是以对肃穆的气氛而言相当不敬的闲姿倚在老旧的长椅靠背上,王愈发觉得无聊。
战争的变数时时推陈出新,但尽是些杂种们自以为是的戏耍,于王而言充其量是无用的消遣。
孤傲的王是难以接受人类的情感的。过去如此,现在也仍是这样。美索不达米亚传说中诸神以祝福赐给他神明的智慧与气度,却只愿意教会他如何统御人类为神效力,从未赋予他拥有过多人性的权利。
所以世间万物变得无趣,易于理解而难以参透的情感最让人难抑厌倦。
那么这空洞而虚浮的现世之中,又能有什么能取悦自己的事物呢。
不……或许那样的事物是存在的。
十载前便注意到的身影,同样孤高,却更加遥不可及的夙愿。
以及那已然于记忆中模糊不清的苍翠之色。
然而现在还不是时候。王如此想着。

下雪了。
柳洞寺的山门毫无阻碍地被推开,轻如柳絮的松软已经填满了整个地面。雪景静谧,骑士王却不曾忘记不久前于这里发生的血案。
某种存在收割了英灵的性命,同时无情地羞辱了无论如何本该光辉的灵魂。
雪始终在下落,留意着身侧的一切动静,少女警惕地向前行进着。
似乎一切万无一失,探查颇为成功。
随后战斗突如其来的爆发,以及接下来发生的种种事变,则完全脱离了原本仅为了前来侦查情况的主从的控制。
在与那样的污秽纠缠着的时刻,脑海中浮现的竟不是如何脱离困境的思虑,而是十年前,那双红瞳中倒映着的金色的光辉。
就如同此刻艰难的处境一样,曾带给自己无尽绝望的存在。
为了王的尊严抗争到最后一刻,哪怕最终被黑暗吞噬……
哪怕彻底失去甘心在无尽的血污中挣扎千年也不愿放弃的心愿。
4
取下金色漩涡中悬空的剑,准备为匍匐在地的残破身躯仅存的意识划上句号。
被王亲手赐死,应当感到荣幸至极才对。
更何况,被消灭的是一切痛恨与憎恶的集合体,扭曲而不堪的“生命”,也是玷污了冬日里唯一的翠色,占有了原本终将属于自己的灵魂的黑暗。
就差一步,下一刻,那污秽就可以从这世上灰飞烟灭了——

名为阿尔托莉雅的少女正毫无知觉地向深处坠落。
英灵座没有时间的概念,但十年以前发生的一切却大多流逝于此刻自己的记忆中。
也正是因此,骑士王完全回想不起来,那种令人只觉熟悉的无力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有历史重演的错觉。
似乎多年以前,也是在与圣杯仅一步之遥的时刻,也有什么存在打断了自己的希冀。
但彼时,那存在绝非眼前的恶意所能比拟。
是更加耀眼的东西吗。还真是,完全想不起来了。
在彻底坠入深渊之前,骑士王的视线仍然挣扎在黑暗顶端诡异的圆环之上,直至意识彻底消失。
5
色厉内荏的人类之恶是难以污染他的灵魂的。英雄王坚信着这一点。哪怕能够诱出内心深处的欲望,仅这种程度的罪恶也难以将其放大。
因此在接近被完全摄取、消除的时刻,哪怕己身遭到吞噬的痛苦如何撕扯着高贵的灵魂,王仍在以清醒的意识延续着苟延残喘的思考。
为何要追求极致的愉悦,那理由早在数千年前已埋入风沙之中。
人类最古的王者,本质上也不过是诸神的棋子。被赋予人性,可真正属于人类的那一面却薄弱到近乎不存在。
他曾被簇拥于无尽的欲望之中,却从未因此获取由衷的快感。哪怕是以暴虐的手段填补神性必然伴随的空洞,那样的快乐最终也只能趋于无味。
然而诸神的算计最终还是失策了,拥有三分之二神格的王选择了人类,站在了神明的对立面。
哪怕鲜少领会人类的情感,以自己的方式爱着人类也确然是王再不愿承认也难以否定的事实。哪怕内心足以被定义为人性的部分所剩无几,王也确实在一点一点地开启着名为爱的大门。
因为除去神性带来的扭曲之外,唯一能勾动情绪变化的,也只有所谓的爱,同样能够被归入愉悦之中的情感。
对早逝的父母始终掩藏于记忆中的亲情。
对一生中唯一的至交,恩奇都的友情。
对统御之下的人民永远怀抱着的王者之爱。
其后,便是十载之前曾对所见的珍贵事物爆发的占有之欲——
屈尊降临于这庸碌的世间,而后在对凡俗的厌弃中度过十年。
毫无愉悦可言的人世,乏味得如同粗制滥造的酒液,总能让人彻底失去品尝的欲望。
甚至有些怀念过去的战争了,至少在其中自己还曾寻着过过于璀璨的珍宝。
甚至在从绮礼那里得知新的争夺之战即将拉开序幕之时,心中还蓦地生出自己都不曾察觉的一丝期待。
哪怕仅仅是微不足道的一点期许而已。两次战争中召唤出同样的英灵几乎是天方夜谭。但是哪怕只是微渺的希望,也足够令人振奋了。
确定了熟悉的魔力之后,却一反常态地不去主动追寻。随心所欲是王的特权,可任外物左右思绪的情态并非恰当的举措。
更何况骑士王不可能得到悲愿了结的机会,因为那众人推崇的许愿机本质不过是一团污泥。
将自己赌上灵魂的梦想全部寄托在不为人知的污秽之上,想来强大而坚定的骑士王由满怀希望直接坠入绝望时的悲恸会极为完美吧。随后,那已然燃尽一切的空洞的灵魂,就能于真正意义上成为他的珍藏了。
终于得以见到曾经期待过的幻梦破灭的瞬间,现世中,也暂时只有让那重现的星辰彻底凋零的戏码值得观赏了。
所以对形势了如指掌的王,曾等待着那一天的来临。哪怕此身已然即将破碎,他仍要因某些美丽的逝去而愤怒。
如果,不顾一切想要占有某个灵魂的执念算得上爱情的话。
不,不该是那平庸的情感。
可若是与恋情无关,又还能用什么词汇搪塞过去?
直至思考暂停,王始终在这未解的难题中徘徊。

仍如骑士一般,挥动手中坚实的剑。
面貌一致,战斗的姿态也娴熟得一如既往。甚至灵魂的本质也不曾改变。
只不过这一次,面对的不是应当铲除的恶意,而是曾经的自己由衷赞扬过的,美好的生命。
那个生活在光辉之下的正直的王的伙伴。
却不是如今剑士在过去曾与之同行之人。
黑色的剑之英灵,毫无希望或是绝望的存在,甚至已不再为被称为悲哀的情绪左右了。
还是应该为自己感到痛苦,千年前的遗恨最终没能散去,而自己却已被过去苦苦追求的事物污染。
曾经穷尽所有也难以触及的崇高的器物中盈满的却是污泥,就算是坚强的骑士王也会因自身的高洁而为之崩溃的吧。
所以在面对向着自己刺下的利刃时,心甘情愿地迎来死去的结局也是理所应当的。
就算一度在过去的愚蠢中挣扎的自己仍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就算心中仍有无尽的不甘……但那不是逃避现实的借口。
已经没有了战斗的理由,也早已失去了守护的对象,既然如此,未能拯救国家的王就该接受命运的惩罚。
就这样说服自己,哪怕那早已被自己抛弃的不切实际的愿望仍将永远彳亍在颤栗的心中。
6
战争彻底结束了。
不该存在于此世之人大多已然消逝,曾被卷入战争中的少年少女们总算再一次看到了晴空。
远东的小城终于迎来了春天。
[end]

关于“我你我你否认恩奇都存在”言论的一点见解

纯属个人观点。
权当是最近因某些言论令人不适而发的一点牢骚好了。
算是针对那些对我你我你理解有偏差的言辞,或许抵不上什么作用的一些解释。
基本没什么内容。大概有些主观。算不上理智。
私心打上了我你我你的tag。占tag致歉。
-
——分界线——
-
-
-
-
想必比起史诗中的人物,诸位(如果非要说针对的话,这里算是指最近发表某些言论的人们)厨得更多的是你月设定下的闪-恩。而在“我你我你否认恩奇都存在”的相关说法中,“恩奇都”也是指型月设定中绿发的神造人(因为相关说法强调了金-剑与闪-恩的矛盾,矛头直指月球cp金-剑及其厨们)。因此先从型月设定下谈起。
首先需要强调一点,我你我你最初版本于06年创作,当时型月仍无恩奇都具体人设。
具体而言,官方真正出现恩奇都人设应该是在fsf中,而最早官方发布的fsf出现在08年。哪怕是提及恩奇都的FZ,最早的发行也在06年(12月)底,有出现恩奇都的相关片段(挺靠后的,应该)发布于07年。而作者在FZ正式发行之前已经开始创作(06年10月),11月出现“saber是恩奇都”的设定,早于FZ任何具体内容的发行。
因此我你我你中“恩奇都”形象的来源仅是《吉尔伽美什史诗》而已。
由此可知,并不存在“我你我你否认了型月世界观下的恩奇都的存在”一说——既然我你我你的创作早于型月闪-恩的相关设定,又何来我你我你否认闪恩,否认神造人偶恩奇都的说辞?
所以,我你我你绝非披着闪-恩皮的金-剑糖。
(不过如果是有人认为作者拥有预知眼,为了恶心未来的闪-恩党而创作了我你我你,那么上述理由就不成立了。想必无人乐意使用如此天真的说辞来强调“我你我你否认恩奇都”这一所谓事实。)

既然上述理由是以型月背景为前提的判断,接下来就必须提到史诗方面的问题了。(虽然暂时没人对此提出质疑……)
诚然,saber不可能是史实或史诗中的那个恩奇都,如此而言确实否定了最早的“恩奇都”的定义。当初作者在创作我你我你时曾提到自己的灵感来源:
“……以及对美索不达米亚神话史诗的修改。剧情透露一点吧:既然蘑菇能把亚瑟王改成女的,我为什么不能把金闪闪最重要的朋友恩奇都也给改了?”
*这里的恩奇都是史诗背景之下的恩奇都,再次强调,当时型月不存在恩奇都的具体设定。
是否否认史实或传说中的人物,其标准是很难界定的。如果将史诗中恩奇都的身份用saber代替,是对史诗的魔改,那么型月关于女版亚瑟、无性别人偶恩奇都的设定是否也能算对史实或神话传说的否定?是否也可以算作否认了传说中的亚瑟王、史诗中男性恩奇都的存在?
既然有人喜欢否认了传说中那位亚瑟王的阿尔托莉雅,喜欢否认了史诗中身为强大的男性的你月恩奇都,又为什么不允许他人欣赏化名为恩奇都的骑士王?
或者这样描述:同样是偏离现实的设定,凭什么型月官方魔改史诗可以,同人魔改史诗不行?
何况这部同人对史诗特定人物的所谓魔改先于型月,既不存在针对你月人设的否认,也不存在刻意针对其他月球厨团的目的。
当然某些真正的史诗厨可能会认为难以接受对角色的修改,这一点完全不可否认。但这种事既然型月与同人都做过,也就分不出什么合理不合理,比较不出优劣了。
当然,因型月背景而对我你我你产生反感的人中,可能会有极个别为了所谓论据充分,非要把话题往史诗上扯。对此我只能这么说——接受不了对史实的修改的话又何能接受fate中那些人物极大程度的改动呢?踩一捧一,既认可官方对人物的魔改,又在针对同人时口口声声说不接受否认历史的事物,这多变的原则实在算得上强词夺理。还请不要为黑而黑让自己显得双标,谢谢了。

以上可能全是废话。比较合(jian)理(dan)一(cu)点(bao)的理解是,既然某些人认为这部作品否认了你月的小恩,那么敢情作者还能穿越回几年之前来否认?作者人设先出是事实,作者当然不可能有否认型月小恩的主观意愿。所以请不要怀有根本不了解实情而产生的恶意来揣测别人。

综上,我你我你的设定不成为任何人攻击金-剑这对cp的正当理由,也绝非离间金-剑与恩厨的借口。(我觉得这双方没有矛盾啊……我照样萌这对cp,也觉得小恩超可爱。)纯粹不加考据为黑而黑的家伙请自重,不经考据捏造事实,试图引起厨团之间的矛盾,这一类事还是少做为好。
另外,我你我你是一步非常优秀的同人作品,不需要由莫须有的罪名而生的诋毁。
以上。
-
修改:稍微加了点隔字符,以免找粮的浮莲子因为这里涉及的cp而点到这篇完全没有卵用的文章。